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

萌all邪,all叶,all信乃,all泰德,all黑子,all無,all热史。。。
悄悄告诉你,这是一个懒丫头~

【all叶】不能说的秘密(上)

神夏福华:

     


       凡是混酒吧的人都知道,兴欣里有个叫叶修的调酒师,技术纯熟,堪称难遇敌手。


      没有人知道叶修是从哪儿来的,像他那般好的调酒技术,理应在圈子里有些风声。但事实上在他出现在兴欣酒吧之前,根本没有人听到过这么一个名字。


     他就像是突然出现在了这家原本也名不见经传的酒吧里,随着回头客的宣传而逐渐被人知晓。


     更加有趣的是,就算随着他的名气变大,他最出名的那件事儿也轮不上他这一身超乎寻常的手艺。


     叶修最有名的,是他的交际圈。


     身份明明不过是个小酒吧的调酒师,但出入这个酒吧,能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却是个个不普通。


Part  one   听闻


      “楼少,怎么最近迷上调酒了?”圈子里的熟人有不少这么问过楼冠宁。


       是啊,这迷上调酒和迷上酒可是两个概念,后者可称得上是富贵人的标配,也上得了台面,前者呢,以他作为楼家顺位的第一继承人的身份,倒确实是有些不适宜了。


       但楼冠宁不在乎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他能在楼家坐得稳,本事自然不小,想当然也不必为那闲话给弄得自己不舒坦。


     别人或敬他的身份,或惧他的手段,言辞不多,也就恭维两句雅兴后不再追究。也只有他身边走得近的人知道,不是一时兴趣,这向来进退得当的楼家大少,是真真着魔似的迷上这调酒了。


     钟叶离和楼冠宁关系不错,是认识多年的好友,这却也是她第一次看到楼冠宁这么一个模样。她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说到最初,把楼冠宁拐到这条路子上的人就是她,变成现在这情况,倒是她原先没料到的。


     当初钟叶离在从朋友那儿看到了个有人调酒的视频,一下子被勾得满是兴趣,想着至少找个人垫背,便去找了楼冠宁。


     那视频原是那人无意间发现的小酒吧里,当场拍摄的调酒师调酒的画面,因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摄影师,但奈何装备不错,清晰度摆在那儿,怎么也算不上难看。


     楼冠宁只是抱着随便的心理看看,正巧手机提示有消息,他便低头去看,品质和价位成正比的音响里,先是楼冠宁还算熟悉的声音,“可以拍吗?”


     紧接而来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震,手机都险些掉在地上。


      “你随意啊,老板娘交待说顾客就是上帝嘛。”


       磁性沙哑的男音低低的,但音色本是不厚,就跟个钩子似的饶人,偏生又像是嘴里含着什么而吐字略缓,显得咬字微软,托着懒散的调子,像只磨爪的猫,不紧不慢的划拉过人的后颈,让人一个激灵。


     他没去在意跌落在柔软毛毯上的手机,抬头去看显示屏,一个陌生的男人嘴里叼着根烟,眼角含笑地看过来,似乎正巧对上了楼冠宁的眼神。


      然后楼冠宁就着魔了,别人都说他迷上了调酒,没办法,谁让那调酒的是个魔呢?


      可不是,着魔了嘛……


Part  two  初遇


      黄少天有个很好的朋友,是当初一起在培训里打拼的喻文州,那时候他们分在一个组里,喻文州心细便当了组长,黄少天嫌组长叫着太俗气,便叫他队长。


     后来出了培训,他自己被调去了杭州的分公司,而喻文州则留在广州的公司里。也是巧了,两人都是有能力的,亏了上面赏识,竟是都当上了分公司的总裁。到了假期,黄少天便把自己这好友从广州闹到了杭州来,说是要给喻文州介绍个人。


       于是这喻文州刚下了飞机,还没来得及好好歇口气,就被黄少天拖着往车里送,早知道他性子的喻文州也不恼,稳声道:“少天,我知道你心急,但是至少得先让我打个电话让人把行李送到酒店去。”


     黄少天自己坐到驾驶席,正系着安全带,听到好友的问句,脑子也不转直接开口道:“以队长你的手速,我哪儿等得了啊,刚你下飞机那段时间,我早安排好了,我这约着人,可真是急死了我了,要不是有像本总裁那样迅捷的身手以及超凡的意识,妥妥的会来不及啊,要知道如果是靠着队长你这么慢慢来啊,肯定是来不及的,所以啊@)*&![#$\]^&(……”


     喻文州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即成功糊了黄少天一脸文件、一脸键盘、一盘凤爪后,又达成了:糊黄少天一脸方向盘的新成就。


     虚心接受,屡教不改的黄少天顶着发乱的黄毛和一脸的红杠,诚心诚意地道了歉,乖乖开车。


      那个黄少天口中的兴欣酒吧离机场并不算近,在路上,喻文州一边漫不经心地应和着黄少天关于那个名叫叶修友人的喋喋不休,想着这到底是何方神圣,让黄少天也对他如此不同。


     从公司基层往上爬不容易,他原以为无论是他还是少天看的太多,心难免都硬了。但这个叶修却让那个外热内冷的黄少天所记挂,商场上的利剑——素被如此惯称的人,又怎么会被轻易打动?


     真的是,无法不去在意啊……


     黄少天这辆爱车的性能理所当然的相当不错,不久之后,两人在一个不大的停车场下来了。


      喻文州姿态优雅地下了车,正等着黄少天带路,却见他不停地照着车的侧照镜,努力把刚刚被弄乱掉的头发全都安回原来的位置。


     喻文州这才发现他今天的打扮堪称讲究,一身阿玛尼的修身西装,穿着双跟挺高的的黑皮鞋,还配上了前不久生日时他帮他挑的古龙水,正式的不想去见朋友,而是去相亲的。


     再想想他今天的心不在焉,总算摸到结论边界的喻文州,反而有些哭笑不得地察觉,难道他这个好友是要把自己的女朋友介绍给他了?


      可是今天不是要去见他的那个朋友吗?还是说,那人是和叶修一起工作的,况且以少天的性子,有了喜欢的人不注意地嘴里也会带上两句,他却从未听到过有什么特别的女性……


     他猛地一愣,这段时间黄少天确实没和他提过任何一个女性,但那个叫做叶修的男性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


      次数多到连他,都对这个调酒师无法抑制地有所兴趣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隐瞒的事情早就被人猜的彻彻底底,黄少天边领着喻文州往兴欣酒吧走,边絮絮叨叨地开口:“队长啊,我和你说,老叶那个家伙虽然心脏但人勉强还算可以,就是嘴巴毒得很,他要是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当他放炮,这人就是这不好,我和你说啊,像我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往那一站,他居然还骨头里挑刺了,谁矮了啊,谁矮!本总裁妥妥高富帅,会不会欣赏啊……”


       早已习惯了黄少天的话唠,喻文州就这么边理着思路,边随着他走进了酒吧。


     推开那扇纯黑的大门后,喻文州下意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酒吧里很干净,整洁的让人有些惊奇,也许因为现在还是白天——并不是酒吧的高峰期,且听少天说,这家酒吧白天只接待熟客的缘故,店里人很少。放眼望去,似乎也就只有他们两位客人。


     一个身穿酒保服的男人懒散地站在吧台里,他长相算不上顶好,只是五官相当耐看,此时闭着眼睛看不清神色。而与之相比,他那一双白玉般的手不宽不窄,带着男人的线条分明以及近似女性的纤细,倒是美的过分。


     男人修长的手指握着银灰色的摇酒杯,樱色的指尖点着杯壁,轻巧地一个使力,杯子灵活地旋转起来,像是一朵银色的花盛开在白皙的手掌之下。


    喻文州正看得入迷,突然的,杯子却被重新放正了。他抬眼,对上男人睁开的眼睛,一阵愣怔。


     他一直知道他对叶修好奇。但当那个一直只有耳闻的男人真真正正的站在他面前,和那双漂亮的黑眼睛直直的对上,体会到所谓的犹如过电般的心动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太深。


       好奇太深,深到变成了在意。





马上要到周末了呢……


@之味~高一狗只有周日休息啊摔!  童鞋,说好的梗只写了三分之一,如此在空余时间偷鸡摸狗的lof主令人残念的手速……


我设定的是一共有七个部分,只写了两个真的是,哈哈哈,因为萌点很多,所以写得蛮开心的,就只是手速的问题而已……


说起来,我把自己分好的七个部分拿给基友看的时候,他的神逻辑又一次将我击倒,内容入下——


lof主:你看,我分的部分,小结式的写男神真是棒棒哒~


基友:七个?第八个呢?


lof主:因为点梗的童鞋给了七个队的设定,所以写了七个部分,没有第八个啊。


基友:所以,第八个呢?人七龙珠凑齐了,还有一个神龙出现呢,你还不加一个总结篇?


lof主:说的轻巧,你来写写看啊。


基友:你都说了,我是负责看的人啊,为什么要我去写,我最近忙着写词,没空!


多彩多艺的基友君确实会写词,而且带着一股浓浓的文青味儿……所以成绩没他好,文笔也比不上的lof主完败。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