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

萌all邪,all叶,all信乃,all泰德,all黑子,all無,all热史。。。
悄悄告诉你,这是一个懒丫头~

【吴叶】宠(甜,一发完)

___未雨長安:

校园paro,吴雪峰大三,叶修大一。


甜甜甜,不甜不要钱(x)


 


简单粗暴的题目,中午睡觉被吵醒时的脑洞_(:з」∠)_


 


就是想写被老吴千娇万宠地溺爱得无法无天的叶神。


 


萌萌哒水灵灵的叶神酷爱来我怀里(x)


 


 希望看到的你们都好梦。



 


 


0.1


 


--“小队长,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我自己。”


 


0.2


 


R大作为C国的老牌著名学府,因其强大的师资力量和独具一格的教育方法而著称。


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优秀人物层出不穷,因此每年都有无数学子即使削尖了脑袋也想迈进R大的大门。


 


然而R大并不是所谓的只注重分数而导致“高分低能”的大学,对学生的选取近乎严苛。


自招一类面试能通过的已是寥寥无几,更别提保送之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0.3


 


然而今年的R大却爆了个冷门——没有经过考试,直接将其附属中学的一名高二学生录取。


一时间,各种说法纷至沓来,弄得学校方面头疼不已,却也没有做出过多解释,只是给出了该名学生的履历表。


 


“姓名:叶修


  年龄:16


  主修方向:天文学、物理学


  主要成绩:……”


 


看着手中长达三页的A4纸上除了前三行最基本的情况介绍外,后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种获奖记录、成就记录,吴雪峰略微皱起了眉头。


三日前作为R大现任学生会主席被学校高层召去嘱咐自己系里会来一个年纪很小的学弟,希望自己能好好关照一下他时,吴雪峰还只是有些疑惑,此刻看着手中的履历,才真正知道学校到底丢了个怎样的烫手山芋给他。


0.3


 


转过头,朝着前来讨要说法的队员们露出个安抚的笑容,吴雪峰带着些无奈地开口:“小队长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年纪还小,大家就多担待一些,而且你们也知道他就一孩子也没什么坏心眼的平时也很愿意帮忙的……”


“老吴你就这么宠着他吧,早晚被你宠坏。”领头的人叹了口气,后边的人揶揄着附和:“就是,整天‘小队长、小队长’的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就纵着他吧,你看他早晚把天也给你捅个篓子,看你怎么办。”


 


闻言吴雪峰却是笑着摇头:“不会的,小队长他自己知道轻重的,你看你们,说是来告状,其实不也没真正生气吗?”


 


能怎么办?就这么办吧!


宠都宠了,还能怎么办?


我就是想把你宠坏,把你宠到天上有地下无,把你宠到离开我就不能活。


 


0.4


 


被分派带队参加国内最重大的学术竞赛,看到人员名单时,吴雪峰很是头疼了一阵。


叶修的名字大喇喇地躺在其中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后面的职务分明写的是队长。


 


这可怎么能服众?


虽然是顶着天才少年的名号进了R大,可这一上来就当全校最出色的学员的队长,这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队里的人谁不是顶着一路的荣光走过来的,这样的安排恐怕没有人会满意。


 


然而这一切都不如叶修真正来到队里那一天来得让人头疼。


倒不是有什么传说中的天才少年的怪癖或者架子,而是那张嘴啊,一开口就简直能把人气得肺叶子疼。


满篇地图炮,那嘲讽一开简直能把队里的其他人都钉到实验桌上去。


 


可也幸亏他这样的样子,一上来就直接抹开了那些所谓的无法磨合不服气的心理,不到两天就能让队里的同人追着满实验室地跑了。


 


“诶?”吴雪峰一走到实验室门口,还没碰到门把,门就猛地自己开了,随后而来的便是穿着松垮的制服白大褂,跑得额前碎发纷扬的叶修。


叶修像头慌不择路的小鹿般猛地撞进吴雪峰怀里,带着活泼天真如同春夏交际般的美好气息。


 


吴雪峰把他扶稳,微微皱起了眉头,让他小心。


闻言叶修抬起头,什么都没说,只是朝着他,突然露出了个笑容。


 


 


0.5


 


彼时的叶修还是少年身形尚未长成,将将只到吴雪峰下颌。


墨色的眸子如同无尽的深潭,却总有如星芒般细碎的光。


他看着吴雪峰,澄净的瞳仁里仿佛只有吴雪峰一人。


 


时隔多年,吴雪峰仍然能记得他那时候眉目弯弯的笑,如同一粒种子,种在吴雪峰心里,就这样生根发芽。


 


别人都以为吴雪峰是爱上了领奖台上光芒万丈的叶修,却无人知道,他的小队长,从来都是最耀眼也最温暖的太阳。


 


 


0.6


 


也许感情就是这样奇妙的东西。


在你毫无察觉时,它真的就是悄无声息,而你一旦发现,它便会铺天盖地,包裹住生活中一切有关于对方的信息。


 


叶修专注的侧脸、执着的眼神以及成功时自信满满的笑容……


叶修嘲讽时勾起的唇角以及身上带着的充满着朝气的味道……


 


有什么,早已轰然塌陷。


 


0.7


 


所以当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包揽了大量奖项凯旋而归时,叶修小队长也被某人美其名曰“照顾”请进了自己的寝室。


 


“雪峰大大,大家都是四人间,你这学生会长怎么是两人间啊,这可是滥用职权啊~”


想起那日自己在前面拿着叶修的行李打开寝室门,而叶修一身轻地直接窜了进去毫不犹豫地趴在自己的下床上吐槽的时候,吴大大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考虑着将上下铺换成豪华双人床的可行性。


 


回到寝室果不其然看到的又是叶修全身心沉浸在荣耀里的样子。


荣耀是近年来大热的网游,吴雪峰自己也有涉及并且技术不俗,但他见识到叶修的投入程度后还是吓了一跳,简直到了能为了这游戏燃烧生命的程度。


吴雪峰并不想剥夺叶修的爱好,因为他自己也乐在其中,但叶修因为游戏而熬夜损害身体的行为他不能视而不见,因此倒多用心在于改变他的不良习惯。


 


吴雪峰走到叶修身后看他技术娴熟地进行游戏,最终什么也没说,也没如往常一样笑着,只是默默收拾了进浴室洗漱。


等他出来时却意外地发现叶修已经出人意料地关掉电脑回到床上了。


 


走到床边,看着叶修抬头看他,眼底是少有的不确定,吴雪峰笑了笑,问他:“怎么,今天这么自觉?”


想起自己平日里每天都要吴雪峰千哄万哄才会乖乖上床睡觉的行为也自觉理亏,叶修,垂了眼,难得有些弱气地开口:“下次不会了,我也只是开个玩笑……”


 


吴雪峰原本也没有什么怪他的心思,本就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此刻看着他示软的神情,更是觉得心里都暖起来。


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被自己养得柔软顺滑的头发,叶修看他面色缓和下来,被他长期以来娇惯出来的脾气就又回来了,就着吴雪峰的手直接滚进了他怀里。深层的发丝从吴雪峰指尖擦过,存留着湿润的触感,吴雪峰眯了眯眼,把叶修圈在怀里,又仔细地摸了摸他的发顶。


 


被吴雪峰的动作弄得身体僵硬,叶修心下大叫不好,糟了,忘记头发还没干了!


“小队长,我说过什么了?要把头发吹干才能玩荣耀,嗯?”


“不不不,吴大大你听我解释……”


 


 


0.8


 


甜腻腻的日子一天天过着,然而吵架的时候却也不是没有。


熊孩子总是犯错的,大人也不总是能控制住自己情绪的。


 


最开始吴雪峰管着叶修生活作息的时候,叶修也是很不满意的。


习惯了我行我素的他,实在被管得烦了,甚至在某一天独自一人跑去了黑网吧通宵游戏,彻夜未归。


吴雪峰在寝室里等了半夜,又在周边疯找了半夜,最终看到早晨叶修一脸没事人一样地回到寝室的时候没控制住地黑了脸,直接抓住叶修摁在自己膝头,扒下对方的长裤就是一阵打。


最初的几下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丝毫没控制力气,叶修疼得一抖,用力挣扎,又在随后不断落下的巴掌中痛得竭力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


 


从没受过这样等待的孩子委屈地红了眼,却还咬着牙,声嘶力竭地吼:“吴雪峰你是我的谁,你凭什么管我!”


“凭什么管你?”吴雪峰也咬牙切齿:“就凭我喜欢你!”


 


是的,这两人的告白完全没有任何浪漫的情绪,完全是在一触即发的危险情况中被逼出来的。


吴雪峰失去理智的一句话出来,两个人都愣了。


 


后来叶修回想起当日,总是忍不住打趣:“也幸亏是哥,要是别的谁,那还不得分分钟把你打趴下了,是不是啊,雪峰大大?”


 


 


0.9


 


后来的日子叶修突然乖觉了起来,但却不跟吴雪峰说话,总是避着他,无人时却又常常愣愣地发神。


吴雪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也逼不得,不管结果如何也只能等叶修自己想通。


 


直到那一日,全校的表彰大会上,本该头一个领奖的叶修,却没出现在领奖台上。


被周围人齐齐看着,吴雪峰自觉起身去找那个又不知道晃到哪儿去了的熊孩子。


 


叶修坐在天台上,略大的风扬起他的碎发,亦扬起他单薄的白衬衫的衣角。


 


他看着吴雪峰,笑得一如当日。


 


他说,吴雪峰,以后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得向着哥……


 


吴雪峰走过去,将他轻轻拥住:“怎么不去颁奖礼?”


叶修埋在他怀里,用力蹭了蹭,将自己一头顺毛蹭得炸毛立起,声音闷闷的:“不想去。”


“好,那就不去……”


 


1.0


 


今年七夕的时候,荣耀推出了个关于爱情的小道具。


完成任务得到之后就能向你喜欢的人物施用并产生特效,对,不论男女。


 


于是当气冲云水得到奖励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将鼠标点向了一叶之秋的时候,世界频道都疯狂了。


 


屏幕内,气冲云水和一叶之秋并肩而立,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将他们柔柔地覆盖住。


而屏幕外的叶修惊讶地看着走到自己身后的吴雪峰。


 


“风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他这样说着,俯身吻住了他的唇角。


 


1.1


 


吴雪峰下班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自家小恋人蜷在沙发上姿势奇怪地睡着的模样。


 


估计又是等太晚等到睡着。


 


走过去轻轻拍了两下叶修的脸颊,看他不满地动了动睫毛,这才低声唤道:“小修,别在这睡,我们进屋去。”


叶修偏了偏头,躲开他的骚扰,吴雪峰失笑,干脆俯下身一手扶住叶修肩膀一手穿过他的膝弯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叶修吓了一跳,朦胧中看见是吴雪峰便又放下心来沉沉睡去。


 


将一切打理好后回到床上,吴雪峰刚刚躺下,便感觉到静静地躺在一旁的人自发地滚进了自己怀里。


笑了笑,伸手将他圈住,宠溺的吻落在头顶,吴雪峰道了声“晚安”。


叶修却将头埋在他的颈窝,明明困得不行却还仍旧坚持着:“又这么晚……再这样,哥要离家出走了……”


 


这样的埋怨在吴雪峰看来无异于撒娇,于是笑容的弧度更大:“好,明天就辞职。”


 


三日后,已经沉浸在碧海蓝天中的叶修没有注意到,在他不远处的恋人是带着何种神情在凝视他。


 


看着曾经的少年一天天长成如今的清俊模样,去了几分柔弱,多了几分硬朗,吴雪峰想,以后,这面上还会多些阅历,但有他在,他不会让他染上风霜。


 


你看,无需风雪,我们自然能走到白首。


=end.=

评论

热度(244)

  1. Chen临川扶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