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

萌all邪,all叶,all信乃,all泰德,all黑子,all無,all热史。。。
悄悄告诉你,这是一个懒丫头~

【楼叶】当醉酒的小楼遇上情趣用品店老板叶修

神威がくぽ:

这是个坑,偏偏只把肉坑了脱了很久的点文。实在心累了,渣基3都没空写了。。。很多虫又ooc,想看就看看吧; ;
入夜,华灯初上。男男女女们开始躁动。
在荣耀街的最里头店面最小但客流量最多的一家情趣用品店——
叶修站在柜台前,手指夹着烟,看着人满为患的小小的情趣用品店,缓缓呼出一口气儿。心想: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欲求不满到这种地步了吗?虽然很关照他生意是挺好。
叮叮,门上的铃随着门被推开发出声响。
“欢迎光临。”叶修趴在柜台上提不起劲的道。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有些踉踉跄跄,但西装革履,从外观看摆明一个事业有成精英人士,说话倒是挺有意思,不过连这种人物都会屈尊降贵光临这号地方,他这破地方还真是蓬荜生辉。
“唔咕。”已经醉傻了的楼冠宁嘟嚷了下,就摇摇晃晃的在店里四处乱晃,期间还不小心撞到了好几个客人。
收到顾客们哀怨的眼神,叶修叹了口气,这才大摇大摆走到楼冠宁身旁,问:“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呃…,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也不知道这些道具有什么适合我...”楼冠宁即使在这种境地下,也还是不失涵养。
叶修腹诽:那你进来干啥…
楼冠宁今晚和一群朋友喝酒被灌得要命,结果被一帮子人捉弄等反应过来人全跑到不知道哪里去浪了,他出门又忘带手机就,家里这也不算太远,就懒得叫人来接,自己走回去了。然后鬼使神差晃进这家情趣用品店。其实他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家店,他注意这个店——的店长好久了。每次经过这个路段,看到那昏黄暧昧的灯光下吸着烟的叶修,在这样的店里竟然没有丝毫猥琐的感觉,那种甜腻的气息,让怀春的人都忍不住栽进这个店。
楼冠宁想不到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这种言情戏码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明明都没怎么互相了解过,不过他就是栽了,后悔也晚了!就,就是相见恨晚!
只可惜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喜欢过男性,有些些胆怯,每次脚刚踏上这里的台阶又立马返回车上,只是远远的偷窥店里人。直到今天,趁着醉意,才有勇气踏出了他的求爱第一步。
看着那些奇形怪状不堪入目的器具,楼冠宁头脑发昏的在心中为叶修抱不平,他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做什么生意不好偏偏做这么…让人害羞的生意。
想着便去看在柜台里他心心念念的店长,然后这一看视线便紧紧粘在上头离不开了。
修长的双指夹着眼,那个人正吞云吐雾。嘴唇微启,突出白云时,依稀可见嫣红的舌在里头滑过。加之苍白的肌肤,凌乱的短发,烟雾缭绕之中让他透出一股诱人的气味,整个店也就更加淫靡。
楼冠宁他来这里压根不是来买什么情趣用品的,他觉得他只是想要这个人,至于要到了以后干什么…
“要我给你推荐吗。”叶修看着他的眼睛。
听到叶修刚刚问自己要什么,他仗着我醉了我啥都不怕,满腔情意脱口而出:“不用麻…烦了,我要你就够了。”
叶修夹在手里的烟差点没烫到脚,周围的顾客都注意到这一出,停下选购,都用目光集火,一些熟客更是吹起口哨来,还起哄道。
“叶老板你就从了他吧!”
“在一起!在一起!”
楼冠宁为自己大胆的举动而脸涨得通红,看着叶修气定神闲的姿态全无,微微发窘,可以看到青色血管的脸颊,有一瞬间变得粉红,虽然下一刻脸立马恢复原状了,但还是让一直凝视着叶修的楼冠宁注意到了,越发感到心跳加速。
上下打量了下楼冠宁,虽然醉醺醺的,但是仪表堂堂,英挺俊朗。
反正自己好久没出去猎食了,有盘高档菜自己送上门来,他就不客气了。
“上来吧。”叶修今晚只好提前结束营业,瞥了一眼还在后头发呆的楼冠宁,接着带头上了店中的楼梯。
楼冠宁被那风情万种的一瞥勾得魂都没了【其实是嘲讽】,想到觊觎已久的人竟然真的答应自己请求了,激动得不能自已。上楼都是飘上去的。
店的二楼其实是叶修的住处,平常关店后就睡着,挺方便。
楼冠宁偷偷的四处张望喜欢的人的住处,满足的吸了一口叶修的气味。
接着脱了裤子就是干。
“叶修,别开情趣用品店了。”情事过后,楼冠宁情意绵绵的搂着怀里的人道。
“你叫我不开我就不开了?你想让我饿死?”叶修讽道。
楼冠宁低低笑了一声,压下脑袋亲了一口叶修。
“我包养你。一辈子。”

评论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