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

萌all邪,all叶,all信乃,all泰德,all黑子,all無,all热史。。。
悄悄告诉你,这是一个懒丫头~

【all叶】不能说的秘密(中)

大大为我写的点文TVT

神夏福华:

Part  three  相识


     霸图是杭州这块地上的龙头,时任不长不短,在这个代谢缓慢却又极度迅速的圈子里,倒也算得上是迅起。且说它原本不过只是个经营地不温不火的中等帮派,自现任帮主上位时的大清洗将周边那些蠢蠢欲动的小帮收拾地服服帖帖后,也顺势成就了霸图的威名。


     至此之后,本只在霸图帮内盛行的各色规矩,便也渐渐地随着霸图名声的扩大,传到了整块地盘上。要说这规矩,都是霸图的新立副帮主张新杰定的,作为黑帮里的二把手,他却是性子严谨的很,不像混黑的,倒像是个白领干部似的。他定的规矩条条框框束缚得厉害,别说是散漫自由惯了的道上混的泥腿子,就是正经在高层混的,也有些难办。


     但这可没什么讨价还价的,霸图势正起,聪明点儿的都知道,猛虎须撩不得,一时之间,竟是让杭州的治安诡异地比这警局压阵还好些。


     虽说这规矩摆着了,但终究有那么几个不识机的,自诩不凡,硬踏了这禁区,摆明了要折腾折腾。张新杰早料到不会一帆风顺,自然有其准备,然,马有失蹄。


    简直就像是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漆黑的深巷,不远处断续而急促的脚步声,高高低低的交谈、犹如败犬般凄厉又好似得志意满的威胁,极力克制的粗重呼吸以及流淌的鲜血。


    注意到脚步声的接近,张佳乐低咒一声,扯下在混战中凌乱不堪的领带用力勒紧了受伤的手臂用以减缓血液流速,方便待会儿的战斗。身旁的张新杰扶了扶眼镜,他的腿部中了两弹,却被拖延了治疗时间,大量失血使他的面色有些苍白,更难办的是随着血液流失的气力和随之而来的晕眩,他几乎丧失了战力。


     对两人来说,情况并不乐观,但他们的眼神却是同样的平静。张佳乐从腰间取出弹夹为双枪填弹,嘴角微微翘起,道:“真是马前失蹄,没想到副长居然会败在这么一个喽啰手里,我这个二队的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啊。”张新杰轻哼一声,“我说过是第二个路口拐弯,才是我们的接应点。”


     披散着半长发的青年从地上爬起,嘴硬道:“那种时候谁会在意已经过了一个路口了啊,我只不过是拐错了弯而已。”张新杰没有再说话,他右手利索的换上弹夹,左手则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银质的十字架项链,置于唇畔轻吻。


     这个动作被张佳乐嘲笑了好几次,说是苏的不行,简直崩坏了人设,他本不信教,这番动作也不过只是习惯,倒也没怎么反驳,只是帮对方加了几次任务。


     突来的晕眩,张新杰微微眯起了眼睛,不间断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两人绷紧神经,却只听见一个稍稍有些熟悉的声音,因为离他们有点距离,虽能听见声响却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叶修叼着根烟从酒吧的后门里走了出来,边拿眼睛睨着一帮子身穿黑衣,打眼看去便不是好人的家伙,边随手把垃圾袋扔到了不远处的桶里。确定自己看到了几个熟面孔,他含含糊糊地笑道:“呦,这是又要来我们店里找麻烦?上次给的教训还不够啊,也正好,沐橙最近总嚷嚷着说哥宅得都快长蘑菇了,是时候松松筋骨了……”


     那帮看似凶神恶煞的人看到叶修竟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为首的男人想了想,见叶修耸着肩朝他们走近,连忙开口:“我们就正好经过看看,叶神,最近没什么人来叨扰您吧?”叶修笑了笑,倒是重新退了回去,“我以为大家都知道我的规矩。”


    预料之中的敌人久久不出现,张新杰强撑着一直久绷了神经,此时脑内一阵阵的胀痛,张佳乐又一次扎紧了胳膊上的领带,下一刻抬头,一个有点眼熟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


    张佳乐认识他,是他前不久去过的兴欣酒吧里的调酒师,仔细一想,才发现他多过的这个路口,正是兴欣的所在地。就算认识,在此时出现的时机却太过微妙,让人不得不戒备。被三把枪指着,叶修也不慌,他笑着竖起两根手指,道:“张先生,在我们兴欣,自然要尽地主之谊,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医用酒精没了,但两杯Spirytus Rektyfikowany我还是请得起的。”


     月色洒下,立于道口的男人披着银辉,纯黑的发色随风飘起,在视线模糊的张新杰眼中,简直就像是大天使张开了羽翼,美得太过虚幻。


 


 


Part four  熟悉


    叶修趴在吧台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因为熬夜而微微泛红的眼睛里闪出点点泪光,他萎靡不正似的耸拉着脑袋,一点面子也不给面前坐着的客人。


    而被怠慢的客人却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熟稔地揉了把男人柔软的发,眯着眼睛心想,发丝软的人心软,倒是没说错。被人摸了脑袋,叶修也不在乎,他昨晚忙着研究新酒,一宿没睡,这一大早还被人打扰了补眠,心情自然不好,精神也不足,可没心思去嘲讽老友的幼稚行径。 


     原本自小养成的家教让他在最熟悉的人身边也做不出任性的样子,但在王杰希面前,却是个例外。他像是习惯了被这个男人包容,以至于对他能够自然而然露出小脾气,也不过分,比起别人,却是亲近太多。


    没办法,他和他是旧友,熟悉过头。


    头部的穴道被力度适中的按压着,一时间,胀痛的脑袋终于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叶修微微抬起头,像只猫似的,舒服得眯起了明亮的黑瞳。等到缺觉的大脑感觉好多了,叶修才轻轻拨开王杰希的手,站直了身子。


     被用完就丢的王杰希习惯地笑了笑,只是看了叶修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叶修却似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转身从冰箱里取出两个新鲜的番茄扔到了榨汁机里。


     看着他动作流畅地从排满了各色酒类的巨大酒柜里抽出想要的伏加特,擦得透亮的玻璃杯里,大块的冰块折射出柔和的灯光,透明液体的注入,温润了冰的棱角,随着鲜红的浓稠液体缓缓滑落,在与烈酒相触的一瞬间,氤氲出弥漫的血色。


     与平常不同的bloody marry中,舍去了应有的辣椒酱、芥末以及黑胡椒,浅棕色的粉状物质在纤长手指的动作下纷纷而落,葱翠的西芹在杯中回荡一圈,杯子便放到了王杰希面前。


     由王杰希友情提供的独门秘料而制成的改版bloodymarry,是叶修整整钻研了几个月才改良成功的,最符合王杰希口味的调和酒。洗干净所有的用具,叶修就那么坐在王杰希对面看他喝酒。


     王杰希是一个中医,在微草医院任职,如今担任中医科的主任,手下门生无数,看上去似乎和在小酒吧里担任调酒师的叶修太过遥远。


     而事实上,他们太熟悉了。


     熟悉到王杰希会专门为叶修学习按摩的手法,熟悉到叶修会花费大量时间去调配一款只有王杰希喜欢的鸡尾酒。


    “大眼,还好你是个中医。”叶修突然开口这么说。王杰希抿了口鲜红的酒液,也不回话,叶修便自顾自接了下去,“如果你去当外科医生的话,无论你的医术有多高超,别人也肯定会不相信你的——尤其是整形外科。”


      天生嘲讽技能满点的叶修看着面不改色的王杰希,笑容嘲讽。王杰希放下杯子,好脾气地不和他计较,“你的医用酒精换过了吗?”叶修摇了摇头,“就是上次你给我的那些,没动过。”


      眼睛微妙的有着大小差异的男子皱了皱眉,道:“我上次给你已经是很早的事了,现在这个酒精大概没什么用了,你先扔了免得别人误用了,过两天,我帮你再带点回来。”叶修知道王杰西在这方面的认真,也清楚这种东西不能马虎,便乖乖点了点头,也不会再去问什么,明明他是个中医却能拿到那么多的医用酒精之类的事情。


      王杰希笑了笑,喝完最后一口酒,番茄特有的酸甜伴着伏加特带来的微辣,相思子的微甜混着当归的微苦,合着西芹的香气,口感相当特殊。叶修一直无法理解王杰希的品味,以他身为调酒师的地位,他是完全将这杯酒视为无法理解的存在的。


     但每次王杰希来的时候,他都会调给他,也许是因为,他无论何时,总是以叶修的身份面对王杰希——也许,这就是王杰希想要的。


     温水煮青蛙,微草医院里无人不知,王医生向来很有耐性。






终于写到了中,一想到还有一个下就就得自己真的是太不给力了,一个点更被我写成短篇也真是_(:з」∠)_


脑洞开的很大,冷热cp我都爱,就是这么任性,码到一半快睡着了......也不敢保证质量了,哈哈哈哈哈哈,就这样吧。先去睡觉了~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