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

萌all邪,all叶,all信乃,all泰德,all黑子,all無,all热史。。。
悄悄告诉你,这是一个懒丫头~

【全职】友谊赛与性别B

落天下:


  • 全称应该是“友谊赛与性别B与信息素与耍流氓”。All叶,ABO。很长。


  • 阅前警告:非常OOC的一篇文章!几乎全员性格OOC慎入画风诡异!要说为啥因为这个故事是我前天晚上做的一个梦,觉得很好玩就记录下来了。大概是一本正经的流氓在一本正经地调戏叶修的故事。


  • 背景介绍:ABO社会,首先因为能怀孕的人太少导致人口急骤下降所以婚姻已经不再是一夫一妻制了。其次因为性教育很早熟,大家在讨论起这方面的话题的时候也很开放。又称比较黄暴。





毋庸置疑,Alpha是站在世界顶点的一种性别。


任何领域,性别为A的他们总是圈子中的佼佼者。他们富有力量,他们智商超群,他们具有基因赋予他们最强大的礼物,他们是上天的宠儿。


当然荣耀电竞联盟也不例外。


拳皇韩文清,他是A。


魔术师王杰希,他是A。


剑圣黄少天,他是A。


枪王周泽楷,他是A。


甚至那些被冠以“第一”之名的选手们,前至新晋联盟第一治疗的张新杰,后至转型成功的第一气功师方锐……全都是A。


在如今的社会,由80%的B,15%的A,以及5%的O组成。身为领域统治者的A虽然不及熊猫O那么稀少,但是在三种性别中也占了较小的比例。正因为如此,放眼二百多名选手的职业联盟,只有不到三十个A。尽管在这个凡事看基因的社会中,随意打探别人的性别相当于直接质疑别人下半身能力一般敏感,然而高人一等的A大人们是向来不吝于向世界宣告自己身为天之骄子的身份的。


所以诸位电竞大神们的性别即是昭然若揭。唯一性别成谜的,大概只有那本荣耀教科书。


叶修:“啊这个啊,我是B。”


在某次赛后的采访中,某位记者失言多问了一句,正当他懊恼自己的无礼之时,兴欣队长很随意地就承认了自己的性别。


场上一片寂静。某联盟女神因为实在闲着无聊而继在台上啃瓜子之后,把十字绣也带到了采访上。见此景便试着扔了一根针,果然连落地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啊!!”的一声,震耳发聩。


“苏女神你做什么。”方锐捂着自己被刺痛的大腿,含泪问向自己的左侧的女生。


“手滑了一下。”苏沐橙收回了刚才扎在方锐牛仔裤上的那根绣针,撩了撩头发道:“我一抬头发现台下的记者都定格了,就想试试是不是时间静止了。”


言归正传,那大概是第十赛季的第二十几场比赛后发生的事情。众记者们甚至没有等到第二天发刊,当天晚上就纷纷爆肝,思绪如泉涌,手速如选手。俩小时后,以“联盟第一大神叶修居然是个B”为主题的各种采访报道一跃成为所有电竞网站的头条新闻。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众B性玩家乃至B性选手们纷纷呐喊哭泣。如果叶修是个A就算了,至少他们在基因上输给了大神。然而事实残酷的令人心疼,他们只好一边掩泪狂奔一边嘶吼着“你撒谎你乱讲你特么瞎扯淡”。


“我不听,我不听。”


众CP党们纷纷长跪不起。说好的强强呢?说好的弱受呢?就算叶神他做不到总攻,至少也要尝试一下总受吧?接下来的剧情一定是叶神哪天一不小心忘记服用伪装剂而被众人发现其本质为O的真实性别吧?


可是我并没有钱去买伪装剂,叶修如此回应道。


伪装剂要多少钱?


谁知道呢,一千万美金一瓶?叶修呵呵一笑。快醒醒吧你们,伪装剂这种东西根本还没被研究出来啊好么!


总而言之,“叶修是B”这个消息自打被放出来之后,就没有一个人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叶神肯定在装B”,所有人都在自欺欺人地催眠着自己。


 


“虽然我知道大部分的AO文中都少不了装B这个情节,但是我真的没想到这么俗套的剧情居然真的会发生在你身上。”国家队三号队员王杰希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如是说道,其风度翩翩的姿态让人不禁怀疑他是否没成功地从斯莱特林院长的身份中转换过来。


“我不是装B,我是真B。”叶修很头疼。“到底要说多少遍你们才肯相信?”


“可是你弟都是A。”方锐说。联盟总部距离叶家大宅不超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在不堵车的情况下),他至今记得自己当初被前来探亲的强A叶秋用信息素糊了一脸的事实。A也是分强弱的,方锐在那天被如是训诲道。


“需要我给你科普一下世界上的第一对龙凤胎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么?”叶修面无表情地说道。“话说你们既然这么闲不如赶紧去拾掇拾掇自己,省的今天的晚宴丢了冠军队的面子。”


“你说的很有道理,然而为什么我能闻得到你的信息素。”喻文州直接无视掉了叶修的提议。“B的话信息素应该没有那么明显,更何况A应该只会被O的信息素所吸引。”


“你被我的信息素吸引了?”


“我一直以为你是O。”喻文州坦言道。


“让你产生错觉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叶修抽了抽嘴角。随后他抬起胳膊在自己身上嗅了嗅:“可是我从来都没闻到过自己的信息素。”


“这很正常,B的信息素本来就不太明显。有个简单的方法可以让你闻到自己的信息素,你要试试么?”王杰希放下了咖啡杯,看向叶修的眼睛里闪烁着不明的光。


“我谢谢你全家,不用了。”叶修拒绝得很干脆。无论是哪个性别,发情中的信息素都会以较于平时几倍浓郁的形态出现,尤其是高潮的时候。这种常识在小学的生理课上就被教导过,叶修怎么会傻得让王杰希去占便宜。


“我替我全家表示不用谢。”王杰希回答得彬彬有礼。“如果你有需要,真的不用客气,我保证会给你一个难忘的第一次——”


“喂喂魔法部么?”叶修对着电话话筒喊道。“这里有个流氓从阿兹卡班里面跑出来了,有没有傲罗管管啊?”


“老实说你信息素的味道真的很好闻啊,和你这人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合。要我看你身上有两个优点都让你暴殄天物了,一个是你的那双手,一个就是你的信息素,和你整个人的画风一点都不搭。”黄少天突然凑到叶修身边,拉过他的手腕一把将他拽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在他的耳后轻嗅了一下。“味道还是混合的。有柠檬、薄荷、迷迭香、佛手柑,还有檀木、白玫瑰、琥珀、西洋杉,雪松。啧啧,还挺复杂。”


“居然连这个都能闻出来,真不愧是狗鼻子。”叶修赞赏道,然后一巴掌把黄少天给糊走了。


“因为我闻到了我的味儿。”黄少天舔了舔嘴唇。


“那真不巧啊。”叶修皮笑肉不笑。


“当然还有我的。”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少天把你的信息素了解的那么详细么?因为你身上混合的这几种味道,很不巧,是你周围一些人的混合版。比如说少天的柠檬,还有我的信息素雪松。”


“迷迭香。”王杰希吹了吹红茶杯上的热气。


“我是琥珀。”正在和方锐PK中的肖时钦抽空插了一句言。


“……薄荷。”围观方锐肖时钦PK的周泽楷把头转了过来,眼神亮晶晶地对叶修补充道。


“张佳乐是白玫瑰,韩文清是西洋杉,张新杰是檀木,不是我说啊老叶,你和你的老对手霸图还真是渊源匪浅啊!要不你干脆入赘过去算了。”方锐趁机回头对领队大人放了一招嘲讽,紧接着被肖时钦的小机器人炸掉了三滴血。“肖时钦你居然偷袭!真是太猥琐了!”


“在猥琐流大师的前面我怎当得起如此形容。”肖时钦推了推眼镜,又补充了一句:“顺便一提最后一剂佛手柑是孙翔。因为大家对自己的信息素都很敏感,所以辨别叶神身上的味道还挺简单的。”


叶修目瞪口呆。他瞬间明白了当他公布自己是B的时候那些人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的感受。一刹那,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并不恰当但是却很贴切的比喻:这简直就像他被这些人标记过一样。


“……简直就跟被标记过一样。”周泽楷有些开心地说道。他对叶修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随后补充了两个字:“被我。”


“小周你还是闭嘴吧。”叶修表示他只想静静。


“几乎全联盟的A都很熟悉你的信息素,至于O——抱歉联盟里有没有O还是个问题。”喻文州微微一笑,声音低沉性感,像是在用声线和叶修调情。“你知道你在我们中间的外号是什么么?”


叶修眼神已死。


“‘行走的香水’。”喻文州才不管叶修想不想听。“你让我想起之前GUCCI那款叫做Guilty的香水,不过是你的话,用Lust应该更为贴切。”


叶修假装他根本听不懂Lust的意思。然后他又闻了闻自己的手背:“我总觉得你们在唬我。再说了这么多种味道被混合在一起不会觉得很奇怪么?如果不的话我会建议干脆让你们九个人凑在一起创造出生命大和谐。”


“不会,很好闻。”肖时钦说。他和方锐已经结束了那一局,目前正在围观黄少天和周泽楷的PK。至于比赛结果,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锐先生表示,这种友谊赛重在交流感情,胜负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很清新,但不浓烈。”


“让人沉迷。”方锐承认道。“不然我当初也不会鬼迷心窍地跟你进了兴欣。然而事实证明你的信息素就和你当时用来忽悠我的言辞一样,没一个靠谱的。”


“什么叫忽悠,”叶修不满意地纠正道。“说的就跟你没拿到冠军似的。”


“我很喜欢,”周泽楷没戴耳机,这面的谈话一字不漏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前辈的味道。”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味道?”


“想独占的味道。”周泽楷递过来一个有些残酷冰冷的笑容,和其帅得让叶修睁不开眼的俊颜产生了强烈的反差。


他对面的黄少天一声不吭。这位也没带耳机,不过从表情来看应该是正在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形容词。


“味道?算不上,倒是能挑起一种冲动。”王杰希挑了挑眉,给自己倒了第二杯红茶。随即他意简言赅地形容道:“想操你。”


“我艹对就是这种形容!”黄少天连忙跳出来表示赞同。“王杰希没想到你的文学水准造诣很高嘛!本剑圣对你刮目相看了!”


“简单来说大概是一种情欲的味道。”喻文州饶有兴趣的拄着下巴看向叶修。“真有趣,明明是个B,信息素却有着堪比O的效果。真想试试你的身体是不是也——”


“喂喂魔法部么还是我,请问摄魂怪是遇见逆风了么为什么这么久还没过来?”叶修又抓起了电话嚷嚷道。“顺便一提这里的流氓增加到了三只。”


“你死了这条心吧魔法部已经被食死徒占领了。”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后退,借着冰雨的力跻身进入了一线天中,彻底将一枪穿云的所有攻击都屏蔽在外。然后他对叶修转过头,忍不住又舔了舔下唇:“叶修你完蛋了,别想着逃了,要不就让我试试吧,那感觉光是想想就觉得一定他妈的爽翻了。”


叶修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笑容,走到黄少天的身边拔掉了他的账号卡:“黄少天我给你三秒钟时间从我眼前滚蛋,不然我就让夜雨声烦从此从世界上消失。”他两手捏住了账号卡的两端:“三——二——”


黄少天使用了技能移形换影。


 


五分钟后黄少天又回来了,跟他一起的还有刚刚逛完街、正拎着大包小包的楚云秀。这两人身后是被楚女王强行拉去做苦力的李轩和张佳乐,每根手指上都被挂满了袋子,怀里更是塞得满满当当,就差没在耳朵上再挂几个了。


“你们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让联盟的娇花拿这么多东西。”叶修听到推门声后便从眼前的报告中抬起了头,有些略不满意地朝门口走去。然后他走到了张佳乐面前假惺惺地伸出了手:“来来来把东西都给我吧,沉不沉啊张小花?”


“叶修你大爷!滚滚滚滚滚!”张佳乐恨不得用手里的袋子砸死他。


这些可都是楚云秀精挑细选出来的宝贝,谅张佳乐也不敢随便扔,所以叶修有恃无恐地走到楚云秀面前,一边同她搭话一边帮她接过手里的东西:“沐橙呢?”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碰到了加拿大的领队,好像被拉去问什么问题了。”楚云秀活动了一下手指,懒懒地倚在了训练室的沙发上。“东西随便放就行,里面很多东西是给你们买的。”


走了那么多路,果然逛累了吧?李轩和张佳乐放下手里的东西,不由得交换了一下眼神。早就跟她说要早点回来,非不听,这下累大发了吧?


果然楚云秀又叹了口气,随即捏了捏自己的肩膀:“唉,还没逛够啊……”


李轩和张佳乐:“……”


“问问题?沐橙的手机不是没电了么?”叶修问道。


“他们好像去了三楼的训练室,那里有实时翻译机,就是我们在开幕式上看到的能同步翻译的那个,比手机上的翻译软件高档多了。”楚云秀说着,然后忽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我和沐橙给你们准备好了晚上的西服,快快快去试试!”


“西服?”房间里的几个人顿时都抬起了头。


“临行前电竞总局交给我和沐橙的特殊任务,把你们的身体数据都交给我们了,让我们一定给你们挑好衣服,说是丢了账号卡都不能丢了中国人的脸。”楚云秀整个人处于一种亢奋状态:“我还是第一次逛街有人报销呢,快去试试不行我再去换!”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都乖乖地走到楚云秀面前领衣服,打算回房间试穿一下。距离楚云秀最近的叶修第一个就拿到了衣服,却迟迟坐在沙发上不动,饶有兴趣地围观着其他人衣服的款式。


“你不去试衣服?”王杰希问道。


叶修没回答他,反而把视线投向楚云秀:“我的衣服是谁挑的?”


“当然是沐橙。”


“那我就没必要了。我的大部分衣服都是她帮我买的,肯定不会出错。”叶修摊了摊手。


“你还是去试一下吧,万一出了差错呢?”张佳乐催促道。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想看叶修穿西服的,因为在他脑海中叶修和西服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东西。叶修只能和淘宝货画上等号,还是打折包邮的那种。


“才没有万一。”门口传来了一道脆生生的声音,苏沐橙踩着白色的小高跟鞋“咔哒咔哒”地走了进来。她直接走到了叶修的身边,递给了叶修一个信封。


“什么?”叶修接了过来,打开后里面是一张卡片。


“邀请函,也可以说是挑战书。”苏沐橙笑眯眯地坐到了楚云秀身边。“晚宴上的一个小活动,据说是领队们的友谊赛。各国家的领队都在三楼训练室,我只是个传信的,你可以下去问问。”


喻文州从叶修身后看了一遍卡片上的内容。“谁发起的?”


“最早好像是韩国不甘于总决赛输给了中国,于是他们领队打算对叶修发起挑战。然而事情传开了之后引起了其他国家队的注意,大家纷纷表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干脆演变成了混战。”苏沐橙弯身在满地的袋子中翻了翻,未几,又给叶修翻出一个鞋盒和一条领带。“据我刚才打探到的消息,各国的领队似乎都是荣耀的选手呢,其中有几个退役的,不过大部分都是在役的,实力很不俗哦。”


“可是我还是好想给他们点个蜡。”方锐啧啧感叹了一声。“敢于主动发起对未知的挑战,韩国队是真勇士啊!他们领队应该感谢联合国拯救了他们。”


“不过友谊赛中似乎要分很多个队伍的样子。刚才韩国领队从我这里打听了一些叶修的消息,我说完之后,韩国领队表示他一定要分在叶修的对立组,似乎决定要一雪前耻。”


众人纷纷把视线放到苏沐橙身上。“你说了什么?”


“如实相告咯。”苏沐橙耸耸肩。“我就和他们说我们领队以前也是选手,不过两年前就退役了。后来重新拉扯起了一个新的账号,可惜还没有转职,所以用的都是20级以下的技能。哦对了,我还告诉他们我们领队是个B。”她眨巴眨巴眼。“我觉得我好诚实啊都不会撒谎。”


众人:“……”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轻咳了一声:“我决定我现在需要重新修改一下下赛季针对兴欣的战术了。”


苏沐橙笑得很甜美。“当然咯肖队长,小看我们兴欣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又过了五分钟,叶修敲响了三楼训练室的大门。


这是十六个国家的领队们第一次的集体会面,然而其中的十五个国家似乎已经在中国方代表到来之前就达成了某种协议。因为当叶修走进这间房间的时候,不仅隐隐地察觉到了一股针对,甚至还有来自各国领队或多或少的压迫感。


来自Alpha们的特有的压迫感。


有意思。叶修轻笑了一声,随手戴上了蓝牙耳机,然后气定神闲地走到了唯一一张空椅子那里。还没开打火药味就这么浓重了,该说是中国队夺冠后拉了不少仇恨呢,还是外国的种族歧视果然不是一般地厉害?


“诸位,”走到椅子前的叶修并没有就此坐下,而是和气地对着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头顶悬挂式的翻译机在闪烁着绿色的指示灯,叶修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这台机器实时翻译,然后通过蓝牙耳机传递到各位领队的耳朵中。“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加入这次友谊赛,我个人表示十分荣幸。不过看这阵势,你们该不会想十五挑一吧?”


美国人最喜欢开玩笑,那个队服上布满了星星和长条、几乎是把国旗穿在了身上的美国领队顿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Whynot?”


本来他是准备摆摆手然后补上下一句“Justkidding”的,没想到叶修居然点了点头:“也不是不行啊。我连你们的团队名都想好了。”


众领队们面面相觑,然后加拿大领队开口道:“Go for it.”


叶修挑了挑眉梢,嘴角噙着一丝笑:“‘第三次世界大战战败国’,怎么样?”


众人:“……”


意大利领队忽然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走过来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你小子还挺幽默的,我喜欢!正好我还没队伍呢,咱俩一队怎么样?”


和意大利一队?叶修是多想不开才会找意大利当队友。他随意扫了一圈众领队,发现美国英国法国坐在一起,日本德国坐在一起,瑞士瑞典坐在一起,剩下人则坐得比较随意。


“乍一看这布局我还以为自己走进了二战战场,”叶修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坐下了。“话说中国是同盟国的一员吧?”


“同盟国和轴心国么?我喜欢这个,分起来简单!”说着俄罗斯领队就在叶修身边坐下了。然后他把双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喊道:“来来来联五集合了啊!”


美英法三国领队不置可否,笑着走了过去,分别和叶修还有俄罗斯领队来了一个highfive。


“卧槽联五是怎么个情况啊,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盟国的成员啊!”澳大利亚表示不满意。“咱同盟国一共57个国家好么,不要搞实力歧视啊!”


话罢加拿大、荷兰、丹麦、挪威的领队也跑了过来。“哈哈哈哈这么一看他们队居然只剩下六个人了!”


“去你的,我也是同盟国的好么!”瑞典搬着个小板凳就准备往同盟国跑。


“放屁你是中立的好么!”


“我是中立的!”瑞士领队没有丝毫的东道主风范,一脸狗腿地往同盟国的队伍里蹭:“但是我申请加入同盟国!”


“别想浑水摸鱼,”英国领队瞥了他一眼。“你们当年明明是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统治下的一个小国好么?”


“但是我们在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就被反法同盟承认为永久中立!”瑞士领队义正言辞地说道。


“其实我们韩国也……”


“滚边去,你国二战期间两场战争就沦为日本的殖民地。”俄罗斯领队对韩国领队做出了一个标准的手黄再表情。“快找你的日本爸爸去。”


韩国:“……”


日本:“……”


德国:“……艹,我们轴心国有这么讨人嫌么!”


“好啦好啦都是开玩笑的,”堪称世界英雄的美国领队又站了出来。“来来重新分队吧,每队人数不得超过三个人,大家自由组队。”


 


“我看他们当时是真的有十五对一的打算啊,”叶修站在苏沐橙的对面,后者正在为他打领带。“不过他们脑子也真够简单的,后来还真按照二战期间的同盟关系分队了。”


“所以后来的队伍是怎么安排的?”


“德意日一组,北美两人一组,英法澳一组,荷兰挪威一组,俄罗斯丹麦一组,然后是东道主带着被嫌弃的战败国和中立国。”叶修说罢,作势要去揉头发。


“哎哎住手,云秀刚给你打理好的发型,你快把手放下来。”苏沐橙急忙拦住了他,又用梳子重新帮他顺了顺头发。“话说回来那你呢?”


“我一个人啊。”叶修一脸无奈。“虽然他们脑子是简单了点,不过托你的福,最后他们还是想起了我是一个退役的、角色都没转职的Beta,自然没人愿意带上我一个拖油瓶。”


“这样也挺好的。”苏沐橙眼睛笑得弯弯的。她拍了拍叶修的领结,然后后退了一把,把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好帅啊。”


“一般一般。”叶修谦虚道。“不打扮的帅点都不敢走在联盟女神身边。”


苏沐橙没接话,而是歪着脑袋看了叶修一会。顷刻后,她开口说道:“大家都说你不像B,可是我觉得你是B没有什么不好。”


“我也觉得B挺好的,很符合我的中庸之道。况且我向来不大喜欢太过扎眼。”叶修回答她。语毕后他笑了笑,“还是你了解我。”


“不,柔柔和我说你身为B既可以X别人也可以被X,是总攻和总受的完美结合体……”


叶修:“……哦。”


几秒后,苏沐橙对着一脸无奈的叶修“扑哧”一笑:“逗你玩啦。”她把君莫笑的账号卡和邀请函一起放到了叶修的手中。“玩的开心点,以及……你从来都是人群中的焦点,怎么可能不扎眼呢?”


 


晚宴是由一场别开生面的友谊赛开场的。


全场比赛大概进行了二十三分钟。前二十分钟的厮杀角逐非常激烈,身为各位国家队队员的总首领,每位领队的表现都堪称精彩绝伦,其战斗力与战术规划不输给任何一名国家队成员,导致整场比赛的可观性非常强。晚宴所有的受邀人都津津有味地看向大厅内的电视直播,借助着宴会厅内的实时翻译机,时不时同身边人小声议论几句,或者为自家领队加油。


没人知道这场比赛的走向会是什么样的,因为每位参赛选手的能力都不容小觑,实在让人猜测不出结局。然而正是因为如此,这场实力相当的友谊赛才格外地引人注目。


至于赛场上的十五人也毫不吝于展现自己的战力,每个人都在拼力一战,奋力一搏。尽管这场比赛被冠以“友谊赛”的名义,然而对于各国领队来说,却又不仅仅是友谊赛那么简单。此时此刻,他们是普通的选手,是寻常的领队,更是自己国家的代表。堵上国家的尊严,他们只得向前,不言后退!


……等等,十五人?


前二十分钟似乎确实只是存在于十五人之间的厮杀。然而等到被人忽视已久的第十六人登场的时候,那人不仅仅是用自己花花绿绿的混搭风刷了一遍诸位观赛者对审美的下限值,更是在一瞬间改变了整场比赛的节奏。


从比赛的第二十一分钟起,这已经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了……而是,一场单方面的厮杀。


接下来的三分钟对于许多的国家队领队们来说,大概是人生中最黑暗的三分钟,其惨烈程度甚至无法用“惨烈”二字形容得清楚。然而对于叶某人来说,不过是分分钟教会了某些外国小朋友做人的道理。


比赛结束后,一部分选手还歪坐在电脑前,似乎不敢相信刚才那三分钟内发生的一切,眼冒金星地回忆着刚才在自己眼前转瞬即逝的一百多个技能连招。然而叶修却已经叼着一根烟,如同往日赛后的那些个样子,淡然而有些懒散地走出了比赛席。一出席外便是宴会厅,叶修刚刚推开门就已经走到了聚光灯下。面对如雷的掌声,他微微诧异了几秒钟,然后对着台下点头致意。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谁能借我个火?”


没人回答。


发觉自己好像冷场了的中国队领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长腿一迈便从台上跃了下去。


然而沐浴在聚光灯下,又身着一身熨烫服帖西装的叶大领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在那一刻手夹香烟、对着众人微微一笑的表情有多么地迷人。甚至于此情此景居然成为在场者心中堪比JamesBond点酒时那句“Martini, shaken, not stirred”一样的经典画面。这导致许多因为爱屋及乌而迷恋上中文的外国选手,学到的第一句汉语居然是“谁能借我个火?”


 


“帅呆了。”中国队队长喻文州上前一步,把台上的叶领队领回了家。他仔细地端详了叶修好一阵,然后笑道:“我们领队果然很好看。”


“还行吧,”叶领队难得谦虚一会儿,“也就比你强一点。”也就只是一会儿。


“不止,我都要沦陷了。”喻文州勾了勾嘴角,很爽快地顺着叶修的意思来。


叶修连忙左右看了看。好在因为宴会已经开始,整个大厅里都是一片觥筹交错的热闹气氛,几乎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然后他轻咳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的,喻队长你讲话注意一点哈。”


“确实,我刚才的措辞有些问题。”喻文州认错态度良好。正当叶修准备夸赞一句“孺子可教”之时,喻文州却溘然拉近了自己和叶修的距离,两人相仿的身高使得喻文州把嘴唇贴到了叶修的耳垂上:“……是已经沦陷了。”


你们一天不调戏我会死么。Alpha了不起么。叶修面无表情地扯掉了喻文州黏在自己后腰上的右手,大步流星地朝中国队的席位走去。


喻文州但笑不语,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


“老叶你这个家伙果然够猥琐,居然躲在那么个小地方一直等到最后才动手!话说电视直播根本没给你多少画面,之前那个阴了韩国领队的陷阱是你放的吧?还有其实美国领队的藏身地也是你泄露的吧?他刚起来没一会就被子弹打中,一跳出来顿时跑进了德国领队的视线范围……不战而屈人之兵啊!你这家伙真是太狡诈了!”黄少天作为第二个迎接叶修的,站的位置并没有距离叶修很远。很快他就凑到了叶修身边,一如既往地聒噪着。


“比赛快到二十分钟的时候,当时场上只剩下了五个人。恰巧这五个人并不属于同一队,又正好势均力敌,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会是最后的冠军……”


话说到一般,有个外国小哥突然跑到叶修面前,拿起一个打火机恭恭敬敬地替他点了烟。叶修有点受宠若惊,不由得对那小哥笑了一下。小哥居然脸一红,转身逃跑了。“……然后这个时候我出现了。我只是挑了一个最能打击到他们士气的时间而已。”


黄少天眯了眯眼,对着小哥离去的背影“啧”了一声,然后若无其事地转回头:“卧槽你的心切开果然都是黑色的!”


“不知道那几位领队哪里惹到了我们的领队大人?”第三位的王杰希手握红酒杯,对着叶修微微致意。“顺便一提,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地适合西装。”


“谢谢夸奖。”叶修从王杰希身边走过,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等到王杰希转头的时候却将一口烟气吹到了王杰希面前。“……大概是因为自己因为性别的原因被他们小看,感觉挺不爽的吧。”


王杰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股烟气而不由得皱了皱鼻子。随后他却轻笑一声,像是带着纵容一般的无可奈何,却在叶修离开之际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带,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边。“你是在勾引我么,叶领队?”王杰希在叶修耳边低喃道。“要知道,再浓烈的烟气也掩盖不了你信息素的味道。”


叶修当即又吹了王杰希一脸烟气。


“前辈,恭喜。”距离王杰希不远,周泽楷一手背后,一手向叶修的方向伸出,其笔直的站姿与标准的礼仪,哪怕站在西装革履的英国人身旁也略胜一筹。叶修握住了周泽楷向他伸出的那只手,很快又收了回来。


“放眼整个宴会厅,果然还是你最帅啊。”叶修如此评价道。“真给我们中国人长脸啊小周。”


周泽楷却又伸出手,主动握住了叶修垂在身边的那只手。“没你好看。”周泽楷捏了捏叶修的掌心。“你最好看。”


叶修忽然觉得有点难为情。他自夸的时候属于玩笑性质,远远不及周泽楷夸奖他的时候那么诚挚。打从性别公布后就一直受到联盟内众A调戏的叶修能面不改色地对他们反唇相讥,然而却在如此纯情的表扬下变得有一丝手足无措。


“前辈……真可爱。”周泽楷迷恋地看着叶修微微泛红的脸颊,忍不住在叶修的手背上落下温柔的一吻。“好想……”


“好像?”不过脸红这种现象,在叶修脸上出现一秒钟便是极限了。转眼他又回恢复了没皮没脸的模样:“像什么?”


“好想标记你。”


“滚。”


甩开了身边的几个流氓,叶修掐掉了烟,从餐台上拣了好些吃的,然后硬生生挤进了张佳乐张新杰之间:“两位帅哥,给我让个地方呗?”


张佳乐转头看了叶修一眼,有点无语:“整个宴会厅地方那么大,你非要往我们身边挤么?”


“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啊张小花。”叶修说着,然后用脚踢了踢张佳乐的小腿。“往那边挪挪。”


别看张佳乐和熟人在一起的时候动如脱兔,在外人面前绝对静若处子。坦白点说,就是有点怕生。而张新杰本身就很嫌弃这种吵杂的环境,所以他们俩身边自然是最安静的地方。叶修在刚在两人中间坐了下来,就被张佳乐急忙用一块寿司堵住了嘴。随即他有些心虚地四处看了看,确定目标人物不在周围后才对着叶修数落道:“我靠刚才那句话没让王杰希听到吧?他都抢了我俩冠军了,就冲着你刚才那句话,他能再抢我俩。”


叶修含糊不清地说道:“放心放心,现在的你不会再拿亚军了。”结果没等张佳乐惊奇狗嘴居然也有能吐出象牙的一天,叶修又艰难地放出了下半句话:“以你现在的高龄,估计会止步于四强。”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另一侧的张新杰没等张佳乐发飙,抢先一步对叶修训斥道。


叶修耸了耸肩。


没等叶修安静地吃完一顿饭,意大利的领队就从天而降:“嘿,叶,你在这里!我找了好久!”


叶修偷瞄了一眼张新杰,决定还是先细嚼慢咽下嘴里所有的食物再说话。“……你好。”


“刚才干的漂亮!”意大利领队伸手用力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这位选手意识很出众,然而操作就略显逊色了,刚才的比赛中第二个就挂了。“法国的那个家伙一直在针对我,结果最后却被你打得落花流水!说起来你的那个武器是什么,看起来真是太酷了!”


对方的语速很快,听得叶修的脑袋有点胀。“千机伞。”他只好挑着重点回答。


“哇哦真是……太酷炫了!有时间的话一定要让我仔细看一下!”意大利领队热情得不得了,最后干脆决定冲过来给叶修一个爱的拥抱。


依照意大利的见面礼,双方不禁要贴面还要亲脸颊。可惜意大利领队的嘴唇还来不及触碰到叶大领队的肌肤,就被张佳乐和张新杰拉开了。


张佳乐面露不愉地瞪着意大利领队。


“叶领队是我们中国队的固有财产,神圣不容侵犯。”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把叶修护在了自己身后。“就领队的外借权及所有权问题,所有细节请前往我们二号、三号、四号、五号队员处进行详谈。”


意大利领队被这阵势吓得顿时后退了一步。正当他讪讪地准备解释刚才的事情,忽然间抽了抽鼻子:“哦天呐,好迷人的味道。这是你的信息素么叶?你是Omega?”


“不其实我是Delta。”叶修信口胡言。


“那是什么,中国人特有的第七种性别么?”意大利领队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天啊这味道真的是太令人沉醉了!它像是大自然的味道,它让我想起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和冬天的第一场大雪。哦,这一定就是爱情的感觉!我想我是爱上你了,叶。虽然很唐突,但是请务必答应我的求婚。叶,你愿意当我的Delta么?我会好好对你的!”


叶修与他相顾无言了三秒钟。然后他熟练地掏出了手机:“喂喂彭格列么?这里有一只变态跑出来了,疑似是你们雾之守护者的手下啊?”


 


把意大利领队送走不久之后,又来了瑞士、荷兰以及俄罗斯的领队。张佳乐和张新杰嫌最后的这块清净之地也不得安生,纷纷换了个地方呆着,反倒是肖时钦和孙翔随后找到这处来歇息着。叶修饿得厉害又懒得和他们纠缠,几句话就把领队们打发走了。在那之后,韩国的王牌队员就气势汹汹地出场了。


“喂,你这个家伙,散人那算什么东西啊,这已经算是作弊了吧?我们领队才没有输,我们是不会承认你的那个散人的!”韩国队员双手用力拄在桌子上,一看便是来者不善。“你这是胜之不武,可耻的胜利!”


“谢谢谢谢,我们拿到冠军也是实至名归。”叶修也不关心他说了什么,只管敷衍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孙翔也很生气,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叶修一惊:“啊?”


“没说你!”孙翔回过头,对叶修凶巴巴地吼道。然后他又转了回去:“喂你小子,不服气的话开房间单挑啊!”


“可别啊!”叶修有点发愁。“输了的话被嘲笑不说,赢了更惨,你到时候连国籍都变成韩国的了。”


“你闭嘴!身为国家领队一点教养都没有,真令人讨厌。”韩国队员急忙冲叶修摆出了个臭脸。


孙翔一听这话就要炸。虽然说叶修确实很讨人厌,但是那是你能说的人么?二话不说先是冷笑回去:“我倒没从你身上看出任何教养,你是狗么就会到处乱叫?”


眼看着这场战争一触即发,肖时钦连忙给叶修使了一个眼色。叶修看着这气氛不大对,只好从餐盘中抬起头,劝架道:“大家别吵了,都是中国人。”


肖时钦:……你还是闭嘴吧。


“你!”韩国队员一怒,立即伸出手拽住了叶修的衣领,两人面与面相对,几乎不超过一分米。


“你个混蛋干什么?!”孙翔立马抓住了韩国队员的手腕。无奈对方用力太紧,三人顿时形成了一个僵硬的局面。


良久,叶修看向韩国队员,淡淡地开口道:“你们家领队没教过你,出门不要给自家人丢脸么?”


一秒。


两秒。


三秒。


韩国队员的脸突然爆红,慌忙不迭地松了手,然后磕磕巴巴地对叶修道歉:“我、我不知道你是Omega……对、对不起……”然后惊慌失措地逃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孙翔也跟着紧张起来:“我我我我去接杯水!”然后往另一个方向跑远了。


叶修:“……”


肖时钦从叶修的盘子里顺走了一块苹果,摇头叹息道:“孙翔这孩子真纯情啊,离你这么近的距离居然连五秒都呆不下去,亏你们在一起呆了快一个月了。”


“真有这么厉害?”叶修自言自语道。他猛地凑近了肖时钦,险些要亲到这位雷霆队长。“那你呢?什么感觉?”


“叶神……”肖时钦顿时咽了一口口水。“你、你离我远点。我没什么大的愿望,就想有生之年拿个联赛冠军。你离我这么近,万一被某些人看到了,别说下赛季的奖杯了,我怕连性命都不保啊。”


而且这个信息素……你再保持一会这个距离,我真的会把持不住啊。肖时钦又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口水。果真太他妈的诱人了。


 


晚宴快结束的时候,叶修跑到了阳台上透气。他把西装外套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纯白色的衬衫被他解开了最上面的扣子,领带更是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面。他难得的没有抽烟,眼神随意地在夜色中游走着,似乎在欣赏远处的景色,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


“诶,叶修,你在这里啊!”


没过多久,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带着醉意的声音。叶修回过头,发现黄少天在朝他走来。他在他右边站好,然后学着叶修松开了自己的领带。“你在看什么?”


叶修仰起头。“看星星。这里环境真好,星星好亮。”


也许是因为微醉的缘故,黄少天也难得的没有絮絮叨叨地讲话。“你认识么?”


“认识一些吧。你看那不是北斗七星么?”


“搞了半天你就认识一个北斗七星啊?”黄少天哼哼了两声。“我教你一颗我最喜欢的星星,”黄少天指了指叶修左边的天空。“看到没有,就那颗,很好认的,最亮也最好看的那颗星星,一眼就能看见。”


“哪啊?”叶修顺着黄少天指的方向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按理说天空中最亮的应该是金星,不过黄少天指的位置根本不对啊。


“就在这儿啊。”黄少天说道。


叶修一回头,就看进了黄少天明亮的眸子里。黄少天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他人在对自己微笑,连那双漂亮的眼睛也在对自己笑。


“就在这啊,”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他忍不住在叶修的脸上亲了一下,“最亮、最好看,我最喜欢的星星。”


 


……真要命啊。


叶修在心里想着。


平时总是耍流氓的人忽然甜言蜜语起来,他根本招架不住啊。


 


——END——


字数:13109。写的好欢快,一不小心就超字数了。麻麻我真的好喜欢写流氓啊!


记录:梦境的前期自己好像是围观者,后来君莫笑虐菜的时候我好像变成了菜,被揍得好惨(不知道变成哪个国家的账号卡……)。后期变成了小透明,看到王杰希也不知道是喻文州带了个嘉年华风格面具,兴奋的上去要签名,结果面具一掀发现是不认识的人。


早上起来的时候其实根本就不记得那么多了,只记得君莫笑虐菜和晚宴。剩下的都是我瞎诌的。

评论

热度(4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