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

萌all邪,all叶,all信乃,all泰德,all黑子,all無,all热史。。。
悄悄告诉你,这是一个懒丫头~

【周叶】再也不见的再见(一发完)

哭唧唧QAQ

临也信徒_冰乐_我回来了♡:

人类最悲伤的时候,究竟会痛成什么样?


——大概会是恰好逼出泪水的程度吧


叶修穿着纯白的礼服靠在门边,他忍不住有点想抽烟,但他知道今天这种日子烟绝对已经被那群人收走了所以也只能作罢


叶修望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有些让叶修感觉双眼有些眩晕,叶修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帅气无比的身影,他不禁轻笑了起来


“越是耀眼的东西,果然越是会刺人”


他起身推开门走了进去,大厅上坐着的人们停下了他们的谈论,笑着看向出来的叶修,其中还不乏对他穿着礼服的样子的赞美


美丽的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她的父亲身边,笑吟吟的等候着她的新郎来迎娶她


叶修微笑着一步步走向新娘,他的双眼却没有在新娘身上停留分毫,形形色色的人的面貌印入他的双眼,有熟人也有从未见过的人在,却唯独少了那个他最挂念的人的身影存在


叶修有些想笑自己的天真愚昧,都那样分手了居然还奢望周泽楷可以出现在这里,其实如果他真的来了然后送上对他的祝福的话叶修怕是真的会悲伤到无法言喻


说到底,叶修所希望的并不只是周泽楷可以来,他想要周泽楷能疯一次,能够到这里带着他逃婚,逃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他们的地方,过着他们只有彼此的日子


叶修走到了新娘的面前,最后的望了一眼教堂入口处,阳光撒满了铺着白色瓷砖的大地,折射出了七彩色的光
炫目美丽到刺眼的地方唯独少了一个比光芒更耀眼的人,那个帅气腼腆的大男孩最终还是没有忘了一切做一回疯子,没有拉着叶修一起疯一辈子


美丽的新娘伸出手抚上了叶修的脸颊,脸上布满了担忧


“为什么哭了?”


叶修握住了新娘的手,没有在看撒满了阳光的教堂入口处,他的眼中没有着新娘的身影,也没有倒映出圣洁的教堂,有的只是泪水占据了全部的空间的模糊世界


“大概是因为今天的阳光感觉太刺人了”


人与人心灵最远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大概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转眼间已经分开几年了?周泽楷也不知道。


他当初以为的离开了叶修就活不下去的观念早就不知不觉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其实并没有谁和谁在一起才能生存的理论,那只是情人间动人的情话罢了


其实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陪你到老'


情话太真实,太真太真,真到周泽楷自己也信了,他本以为他可以陪叶修到老,但是这终究只是一句情话而已,他做不到


叶修决定当初和他分手的时候太决绝,他们在一起的美好的时光全都被尖锐的话语变得支离破碎


叶修说他根本不爱他,从来没爱过,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他拥有俊美的容颜而且和男人在一起很新鲜所以只是玩玩罢了,让他别自作多情,他已经准备要结婚了


周泽楷当时一瞬间就崩溃了,他不顾一切的拥抱住叶修撕心裂肺的说着这不是真的,下一秒却被狠狠推开


叶修推开了他转身就走出了门,没有再回头看他哪怕是一眼,夜晚的路灯拉长了叶修的影子,却没有给周泽楷照射出叶修的容颜


“小周......再见”


叶修最后走出了他们一起买下的公寓,他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小巷口,周泽楷就那么楞楞的站在那里做不出任何反应,知道叶修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忍不住哭了出来


“前辈......”
那一晚周泽楷就那么站在哪儿,哭的像个孩子


叶秋看着眼前冷淡的看着他的周泽楷,无声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将他和叶修分的很清,周泽楷和叶修分了手后对于和叶修长得一摸一样却不是叶修的他果然是还不欢迎的


看着周泽楷那张俊美的脸叶秋不禁有些想到叶修和他说过的的感慨,帅气的家伙即使是一副令人发寒的表情看着你也依旧是掩盖不掉他的帅气


“有事?”


“我想来通知你,我哥去世了”


周泽楷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苍白,他想说不可能,但是叶秋的表情却让他信了


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大概就是那种在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后世界没了意义的感觉


“前辈,为什么......”


“这就是他为什么在八年前听家里的话和你分开的原因,他早就知道自己得了肺癌,不想让你和他在一起伤心才说了当初那些话”


叶秋点了一根烟,周泽楷认出了那是叶修当初常抽的牌子,其实叶秋一般不抽烟只有在压抑到一定程度后才会抽这种和叶修一种牌子的便宜烟


“......他临死前一直想着你,他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但我实在是没办法看着他默默的死了还要背上负心的名号......这是他最后都拿着的东西,给你”


说完叶秋没有在看周泽楷的表情就走了,周泽楷楞楞的看着手中有些旧了的面具,泪腺在一瞬间瞬间崩坏
——那是他八年前买给叶修的面具


威尼斯的夜闪烁着七彩的霓虹灯,整个城市都洋溢着快乐的气氛


威尼斯的假面狂欢节,开始了疯狂而又快乐的夜晚


周泽楷戴着有些老旧却十分完整的面具,不少娇媚的女人被他即使戴了面具还依旧帅气的样貌所吸引,他却没有在意那些不断朝他走过来的女人,转身进了拥挤的人潮中


快乐的夜晚,狂热的夜晚,魅惑的夜晚,他独自走在威尼斯拥挤的人潮中,泪如雨下


他没有信守和叶修在一起一辈子的情话,但最终却遵守了和他的爱人,和叶修一起来威尼斯参加狂欢夜的承诺


hey,daring,do you know?


——TI A MO

评论

热度(76)

  1. 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oi 转载了此文字
    哭唧唧QAQ